k8凯发信誉度A级: 10%公司

订阅

k8凯发信誉度A级:聚焦公司变革,致力于发现10%最优质公司。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10

坚持上班第二个月的时候,领导请我去她的办公室,问我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。我说没有。她说一定有,要不就是泌尿方面的问题,不然为什么我每隔半小时就要去一趟厕所。
我只能一边点头一边啪嗒啪嗒掉眼泪,觉得真TM丢脸,一点也不像是个处变不惊的成年人。
那时候,我无意间知道了很多公司里的肮脏和龌龊,也知道同事间早就流言四起,不少人一早给我铺垫好了不少悲惨故事,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是我未婚先孕,被迫流产,又被男方无情抛弃的桥段。
我也懒得去辩解什么,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我已经尽我的全力去掩盖我的绝望,我尽量沉默,尽量不动声色,尽量保持原样,尽量缩成毫不起眼的一角,我甚至每隔半小时去洗手间,处理我动不动喷涌而出的眼泪,然后悄悄摸摸飘回工位,但他们还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。
——可能抑郁就是能不知不觉地渗透人的骨血,让人们看到这个人就会想“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幸。”
后来,由于一系列急转直下的恶化,我被迫住院,对公司谎称“心脏问题”,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访。
期间,我的好朋友替我去公司办理病假手续,意有所指地告诉公司:就是因为这荒谬的谣言,导致我受到刺激,一病不起。后来她越说越激动,气不打一出来,破口大骂要把我的公司以诽谤罪告到破产。
———我就是这样丢掉我的工作的。
现在想起来只觉得,你不要的东西,甚至深深毒害你的东西,当然是丢了好,你要是因为心存最初的感念而有点舍不得丢的话,总会出现点什么东西,逼你去丢掉的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钱柜IM申博计划群大全 申博管理网 申博太阳城苹果手机APP游戏登入 pc蛋蛋微信下注 bwin亚洲网站大全
k8凯发城网开户 聚星游戏下载 新濠天地微信充值手机app 88游戏平台下载客服端 金沙全新电子升级模式
永利娱乐官网直营网登入 澳门新葡京网络平台 优发娱乐平台代理 京城娱乐会员返利最高占成 菲律宾顶级娱乐
新疆时时彩投注平台登入 大西洋游戏会员开户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添运导航真人荷官 太阳城注册送18元